Friday, September 26, 2008

Dizzy Nexus

話說丹麥真的很酷
學校自己創了一個nexus bar (一開始我真的一直以為是lexus bar)
然後每週四晚上才有
所以昨晚我就跟朋友一起去了


跟鄭宇珊、蔡味家、李佩穎一起去喝酒很爽
而且酒不貴,兩杯25kr,大概是外面bar的1/2價格
我們總共喝了三巡 一直在尬酒 玩一口乾500cc的遊戲
後來認識一些新朋友 幾乎都丹麥人
他們一直問我說 台灣的cheers要怎麼講
還問我說「乾杯」是要一口喝完嗎?
我跟他說是...

靠杯,結果他們就一直找我乾杯
還說come on, be a man!
當然在台灣人不能輸的氣魄下
就跟他們high起來啦



後來覺得茫茫的 我覺得是因為喝很猛的關係
不過還有意識 只是會很想搖頭 哈哈
還有看到認識的人 會很大膽的去擁抱人
像我昨天看到Marta跟Sara
就跟他們抱了起來 撲
然後會很大膽的去認識新朋友 真的是酒後壯膽...



回家一倒就睡了 整個就是很典型的酒咖
不過半夜上好幾次廁所 頭好痛
還好沒有吐

希望我昨天喝了那麼多的酒(2000cc↑)
老天不要用體重來譴責我....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