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25, 2009

[轉錄] 情人的血特別紅

情人的血特別紅/余光中


情人的血特別紅,可以染冰島成玫瑰
情人的眼中倒映著情人,
情人的眼因過度仰望而變藍,
因無盡止的流淚而更鹹,而更鹹,比死海更鹹

盲目而且敏感,如蝙蝠,
情人全是無救的夢遊症患者,
情人的世界是狂人的世界,幽靈的世界
忙碌而且悠閒。

情人的時間是永恆的碎片。
情人的思念是紫外線,灼熱而看不見
情人的心驕傲而可憐,
能舉起教堂的塔尖,但不容一寸懷疑

情人把不朽戴在指上,把愛情的光圈戴在髮上。
情人多疑,情人疑情人疑太陽不是光,
疑海不是鹽,疑燧石和舍利子,
但絕對迷信愛情
比活火山更強烈,比墳墓更深
愛情的磁場推到末日的邊疆

情人的睫毛從不閉上,即使在夢中,在死亡的齒縫,
除了接吻──靈魂與靈魂最短的距離
當唇與唇互烙發光的標記
除了那一瞬,小規模的永恆
情人的睫毛,你的睫毛不閉上

情人的血特別紅,特別紅,特別紅
當情人和情人(當你和我)氧化成風

一九六二年十月一日

No comments: